二百零四、玉人茶道

不是吧君子也防!

“阿翁的信?”

静宜庭,一间闺院门口,一身胡服劲装的秦缨被一位风尘仆仆的壮硕黑衣汉子挡住。

汉子站姿一丝不苟,头绑黑色抹额,带有一些军伍气质,此刻一板一眼道

“元帅说,信务必交到小娘子手里,叫小娘子自行决断。”

“什么事?”

壮硕黑衣汉子摇了摇头。

秦缨看了看这张颇为熟悉的面孔,依稀记得是阿翁身边的一位亲卫,检查完证明身份的信物后,她接下信封。

壮硕黑衣汉子转身离开。

秦缨回到书房,打开信封,好奇端详。

脸上表情逐渐消失,眉头皱起,又松开。

思量再三,她站起身来,出门而去。

秦缨前去谢令姜的闺院找人。

可是到地方后,却不见其人影。

也不知道这位谢姐姐去哪里了。院子里只有一处叮咚水声的温泉眼。

秦缨转身离开,

距离谢令姜闺院不远的一处假山旁的空地上,养了些大白鹅。

大周朝这个时代,鹅还是高雅之物,士族高门会圈养取乐。

不过秦缨经过时,瞧见其中有几只鹅,身上鹅毛稀疏,快要成秃鹅了,秃顶之势岌岌可危。

昨天她好奇问了谢姐姐,谢姐姐眼神古怪,然后解释说,这好像是欧阳公子无聊时干的,说他喜欢逗弄白鹅,拔取鹅毛。www.jigan.top 幽谷小说网

难怪最近有几次欧阳公子过来找谢令姜,秦缨有时候路过,隔老远就能听到白鹅噗通跑路声,同时隐约还有几道奇怪囔囔,说什么墨之女仙驾到之类的奇怪话,当时还以为是欧阳公子身边的女书童之类的人在戏耍。

没想到欧阳公子还有拔鹅毛的癖好。

秦缨笑着摇摇头,转身返回书房。

看着手中有些棘手的信,她思索片刻,走到书架边,打开了木匣,取出一枚紫色香囊。

当初她做了两枚,一枚送给了离大郎,还有一枚,本来是要送给某人的,不过后来发现某人似乎一点不缺。

秦缨其实没有太多念想,反而心里有些祝福谢姐姐与欧阳良翰。

谢姐姐是真的喜欢他。

当然,要说她心中一点不艳羡,那也是假的。

至于离大郎……挺老实的。

虽然在一起逛街打猎时像个闷葫芦,但秦缨也不讨厌。

处处看,倒也不是不行。

至于今日阿翁寄信提的这事……

秦缨低头看了眼信封。

转而走去重新收好香囊。

紧接着,她去换下了下午秋猎的胡服劲装,再走去书桌前坐下,取纸墨笔砚。

牙咬了下笔杆,低头默默书写回信。

……

“秦小娘子怎么说?”

云水阁,三楼。

离大郎刚进门坐下,欧阳戎就迫不及待问道。

“檀郎怎么也催我……”

原本笑脸入内的离大郎,脸色有些哀怨。

“咳咳,行,喝茶。”

欧阳戎给离大郎倒了一杯清茶。

上次让离大郎去秦缨那里打听秦竞溱方面的态度,另外还有卫氏是否有些联姻的动向。

今日,欧阳戎与离大郎约在云水阁喝茶,商量此事。

也幸亏有欧阳戎这个借口,离大郎才能大大方方离开王府,暂时脱离离闲、韦眉的唠叨。

不过欧阳戎来这里,是要搞清楚秦卫两家联姻动向的事情,而离大郎则是兴致勃勃跑来真的喝茶,用他的话说,就是憋太久了。

最近欧阳戎、燕六郎都忙,三人没空约着来。

像今日这样,燕六郎也没时间来。而若只有一个人的话,离大郎离府出门的借口又不够……

欧阳戎哪里不知道好友这点小心思,特别是刚刚进包厢时,离大郎挤眉弄眼的小表情,简直把燕六郎那小子的坏毛病全学去了。

话说,大郎怎么就不能学学他的一身正气呢?

欧阳戎倒完茶后,不禁叹气,叮嘱道

“大郎,我知道你不喜欢和秦小娘子相亲,但是你小心别被逮到了,不仅是不尊重人家,而且还会让……让王爷、王妃他们失望的。”

“不会的,秦缨今天上午去秋猎了,这两天她常去呢,我又不会狩猎,过去也是平添麻烦,她应该也知道,没有强求。”

欧阳戎欲言又止,很想教他一下,话到嘴边咽了回去。

就像离大郎之前说的,他并不喜欢秦小娘子这种占强势地位的女子,原因是他母妹就是这种类型,算是受够了的。

“至于阿父阿母那边,檀郎总不会告密吧。”

离大郎眼巴巴看向某人。

欧阳戎摇摇头

“你掌握分寸就行。”

离大郎叹气

“檀郎,我都这么大了,二十好几了,再过几年就三十而立,本来都该纳妾了。

“可父王、母后他们因为相亲的事,也不给我安排这些,丝毫不提,让我专心去讨好秦缨。

“现在我这江州别驾、还有浔阳王世子的身份,看着风光,可就像是白做了一样,什么也不自由,还没有六郎轻松,他至少不用被家里唠叨,已经是比父辈还厉害的七品大官了。”

欧阳戎抿嘴

“这是责任,长子的责任,浔阳王世子的责任。”

离大郎低头

“是的,檀郎,我很早就意识到了,我获得的一切,包括优越生活都是来自于阿父阿母给予的血脉,这太宗的血脉也让我享受荣誉的同时,也必须承担责任义务,对浔阳王府的责任义务。”

他呢喃自语了几句,抬起头,十分认真

“可我还是不甘心,我羡慕檀郎和谢小娘子这样相互吸引的感情。

“不甘心听阿父阿母的话,一下子就定下了相濡以沫下半辈子的人。

“其实我不是不能像阿父那样,先婚后爱,一辈子只爱阿母一人,我也行,老老实实对待正室。

“可是,阿父以前也不是像我这样啊,他年轻时在长安可潇洒了,也有纳娶妾妃,经历过不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后,才老老实实娶正室的。

“檀郎,这些日子我想了想,要是现在立马娶了秦小娘子,我面前就是一眼就望的到头、能猜到的生活了。

“再度申明一下,我不是不老实,就是有些不甘心,一辈子和不喜欢、也不讨厌的人在一起……这种感觉,和以前在龙城埋头读书一样枯燥无味,现在好不容易离开龙城,为何不能追求些更自由的。”

欧阳戎板脸“别给我扯小作文,你就说,你想干嘛?”

“小作文是什么?”

离大郎好奇嘀咕,旋即解释

“不想干嘛,只是想再缓缓,别这么快成婚……

“欸,现在在王府里,我是一刻也呆不下去,要不是还有云水阁这样的地方,放松一下,还有檀郎、六郎你们陪,我说不定哪天就离家出走,浪迹天涯去了。”

眼看欧阳戎脸色严肃起来,他连忙摆手

“开玩笑的,不说这個。

“对了,你不是问,卫氏的事情嘛,我旁敲侧击问秦缨了,据她透露的,秦家目前没有适合年纪的男子能够联姻,这点,她十分确定。

“另外,她还否定了卫氏找了他们秦家的事情,还反过来,认真叮嘱我别多想。她估计以为我是多疑不自信才问的。”

“那就好。”

欧阳戎微微松了口气。

眼见正事聊的差不多,离大郎立马东张西望了下,旋即兴致勃勃问道

“檀郎,你知不知道,云水阁最近新推出了一款养生茶道,叫什么‘玉人’,听听,多么简短直接的名字。”

“伱这是喝茶,还是喝人?”

“就不能都喝?”

欧阳戎扶额,不禁吐槽

“这云水阁东家还是别开酒楼了,开欢场去吧,好好一个正经地方越来越离谱了。此楼装修还不错的,乖乖当茶楼该多好,也是浔阳城最高的那一档,偏偏整这些。”

“檀郎,咳咳,我倒是觉得这样挺好,表面正经,里面不正经。”

离大郎喜滋滋道“路子真是走宽了。”

“在正经里面搞不正经,估计也就你喜欢这调子了。”

欧阳戎无语摇头。

离大郎不好意思笑了笑,又贴心建议道

“檀郎,你要不也试试?这个‘玉人’,是此楼目前最高规格的茶道,现在只有两位茶艺师能做……能论道,而且还是固定在本层最好的两个包厢里喝茶,一个是天字号包厢,一个是地字号包厢。”

离大郎津津乐道说

“檀郎,你知道喝茶的时候该怎么称呼她们吗?

“哈哈得喊敬称呢,也就是女公子、或着女先生,都行,怎么有感觉怎么来,这调调,啧啧,话说她们怎么这么懂男子。”

“……”

欧阳戎被干沉默了,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离大郎压低声音,悄悄告诉

“檀郎,我刚刚上楼定了一间地字号的包厢,天字号的想留给你来,咱们要不一起去?这可是新玩意儿,听说是金陵秦淮河那边传来的风尚,要不体验一下?”

欧阳戎哪里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摇摇头

“你找六郎去,我就不要了,我纯爱。”

“纯爱是什么?”

“纯情封心锁爱之人。”

离大郎浓眉大眼,十分正色道

“那我也是纯爱。”

“不,你是纯下贱。”

离大郎用力摇头

“我心中纯爱,檀郎不懂。真正的纯爱,是要出淤泥而不染,我先进进淤泥,再脱身不染,这就叫洗净铅华。”

“你别乱用词,污我耳朵。”欧阳戎一本正经警告。

离大郎咳嗽了两下

“我那间开好了,估计茶艺师到了,先走了哈……”

“等等,先别走。”

欧阳戎拉住好友,正色问道

“你把秦小娘子的回话,再仔细讲讲……”

离大郎只好无奈点头,继续开口。

……

“把你们云水阁最好的两间包厢腾出来,我家主子要请贵客品茶。”

此刻,楼下的大厅柜台前,一位戴帽子的冷漠汉子,把一袋银子砸在了桌上。

他抬手压了压帽檐,遮住有些显眼的鲜卑相貌。

而与此同时,云水阁后门口的小巷子中,有两辆普通马车,静静停靠。

马车纹丝不动,没有人下来,似是等待着什么,十分低调。

路过的人估计也注意不到。

楼内。

“两间最好的?”胖掌柜犹豫“可已经被定了一间。”

他转头看了眼时漏,面露难色

“地字号包厢还没到时间,而且姑娘们也要休整休整,要不等等……”

咚——!

似乎装了砖块的沉甸甸袋子砸在桌上。

胖掌柜一愣,看了看汉子低调帽檐下的平静脸庞。

二话不说,他转身上楼。

来到地字号包厢门口,胖掌柜看了眼门口挂着的“勿扰”牌子。

这是云水阁三层的规矩,有客人的包厢,会挂牌子,防止误入。

他脸色犹豫,小心翼翼推开了房门。

“贵客实在抱歉实在抱歉今日开销免费……咦,人呢?”

胖掌柜好奇四望。

他喊来一位穿着清凉茶艺师服装、一看就十分擅长出汗的妖娆女子

“地字号包厢的客人呢?秋月,这间不是你接客吗?”

“不知道,一直没来,半个时辰了。”叫秋月的头牌茶艺师摇头。

胖掌柜长松一口气,旋即脸色喜出望外的把地字号包厢门口的“勿扰”牌子摘下来。

紧接着屁颠屁颠的跑下楼去……

约莫小半个时辰后。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檀郎,你喝喝茶,等下自己回去,就不送了,咳咳,我忙去了。”

离大郎从欧阳戎包厢出来,擦了把汗,似是终于解脱,搓搓手,走回到了自己的包厢。

来到门前,他看了眼门房上“勿扰”的门牌,又转头看了看隔壁,只见天字号包厢也房门紧闭,挂有“勿扰”牌子。

“这生意还真火爆,毕竟这么贵价钱,欸,檀郎不来真是可惜了,便宜别人。”

离大郎摇摇头,转而面色自若的推门而入。

彷佛回到了主场一样,轻车熟路,走路腰杆也挺直了

他刚进门就大大咧咧吩咐

“女公子,快给本公子倒茶,讲太多话渴死了……

“额,女公子怎么穿这么多衣服?哦,懂了,这品味,不愧是‘玉人’。”

“好……好的,多谢公子夸奖。”

屋内女子愣了下后,语气柔和。

本章完

推荐阅读:

殿上欢 懒汉得以重生 超级散财系统 暗夜风声 玄鉴仙族 最强特种保镖 借阴寿 科技公司,我成国产之光! 开局在出租屋里捡到一个亿 宁晚晚厉墨寒 刀剑侠客行 霸道总裁:少妻别动 名剑侠隐 恶魔界 世子娇宠小毒妃 金庸世界里的小僵尸 葵花老祖 魔兽时代之崭新纪元 西游之降妖 烽火之夏 半魔深渊 最强高手 我有一间茅草屋 校园奇缘之美人计 神偷狂妃:捡个萌娃做相公 上善若书 我的大剑呢 高手下山:千金总裁倒贴我 第九军区之地球风云 超级风水师 盗墓仙帝 论成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